您的位置 首页 留学

原创 首位“教育诺奖”获得者!木工到律师、再到教师与学校创始人,有何过人之处?

文 | 新学说Karry由卡塔尔基金会主席纳赛尔王妃创办的教育界“诺贝尔奖”——WISE自2009年设立以来,共收到来自超过150个国家的4200余份申请。迄今为止,共产生72个获奖项目(2018年中国“一村一园计划”项目获奖,也是中国首次获奖)。

文 | 新学说Karry

由卡塔尔基金会主席纳赛尔王妃创办的教育界“诺贝尔奖”——WISE自2009年设立以来,共收到来自超过150个国家的4200余份申请。迄今为止,共产生72个获奖项目(2018年中国“一村一园计划”项目获奖,也是中国首次获奖)。

而在2019年,WISE为奖励个人在教育领域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而设立了教育奖,并将首个教育奖颁发给了美国圣地亚哥公立特许学校High Tech High的创始校长兼首席执行官——Larry Rosenstock,并授予他50万美元的奖金。

作为全球首个“教育诺奖”个人奖的获得者,Larry Rosenstock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打破传统,一生致力于教育改革

原创             首位“教育诺奖”获得者!木工到律师、再到教师与学校创始人,有何过人之处?

Larry Rosenstock

Larry Rosenstock曾在波士顿和剑桥城市高中教授木工课程,曾是林德工艺美术学院(Rindge School of Technical Arts)及剑桥林格和拉丁学校(Cambridge Rindge and Latin School)的校长。同时他也是马萨诸塞州和美国最高法院律师协会的成员,曾在哈佛大学法律与教育中心担任律师,并曾在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

而在这些“五花八门”、有所成就的title的背后,Larry只是一个打破传统学习方式、一生都在致力于教育改革的人。

以身试法,有效的学习方式因人而异

在准备法律考试期间,Larry不想刻板地“死读书”,开始思考是否能够通过除背诵与记忆之外的其他方式通过考试。最终他用十周的时间,按照自己的理解方式重新构建了考试范围内的法律知识,将其整理成20多页的知识点结构图,用不同的颜色标记不同类型的法律问题。这样不仅记住繁复的法律知识,更是让自己更加透彻、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记忆方式。

由此他发现,每个人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学生主动学习的知识更容易成为他们的长期财富,机械化的记忆只能成为惰性知识。

展开全文

改变职业方向,追求教育平等

在Larry的职业生涯中,他一直致力于提高弱势青少年的社会地位。他的职业生涯初期正处于20世纪60年代种族隔离最为严重的时期,这时Larry一边在接受法律培训,另一边在波士顿贫民区高中教授学生们木工课程。

Larry在教授学生木工课时发现,学生在做木工的时候能够主动学会并掌握数学中的几何知识。而这些在实践中习得的技能,很久之后在学生脑海中依然清晰无比。

他的经历使他意识到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内在价值,以及那些不曾享受平等教育机会的学生们强大的潜力。这样的发现引导着Larry走向了新的职业方向,他开始致力于更好地融合那些长期以来因为种族和阶级差距而受到区别对待的学生,向他们提供平等的教育。

“由于不得不同自然或社会制度进行斗争,所以必须在教育成一个人还是教育成一个公民之间加以选择。”

——卢梭《爱弥儿》

水到渠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多年的教育经历,以及迫切改变因种族与阶级差距而带来的不平等教育的想法,加上诸多合适的机会,为Larry后来创立HTH奠定了基础。

有美国专业人士表示,Larry以及他创立的HTH学校模式有力实践了项目式教学、21世纪技能等教育概念,也向世界展示了如何从课堂出发实现教育方式系统性的改革。

思想萌动:探索美国“完美”学校

在克林顿政府(1981-1995)期间(也是在创立HTH前),Larry曾经收到由美国联邦政府拨发的一批资金,希望他能对整个美国的高中系统作出改革,这个项目叫做“新城市高中项目(New Urban High School Project)”。

因此,当时他与一批非常有实力的教育专家一起走访了美国42个州,参观了不同的公立学校,希望能够找到一种“理想的”公立学校模式,将其在全美进行推广。但在走访中Larry发现,很少有学校能够做到完美,同时一些所谓的“不好的学校”也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元素。

或许在这个时候,Larry心中已经开始构思一所“完美”的美国学校,吸收、借鉴所有走访学校的优势,也相对规避其劣势。

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新城市高中项目中的三项原则——个性化设计、与现实之间的关联以及基础知识教育,后来被视为HTH设计原则的重要基础。

创新与实践:HTH的应运而生

据HTH联合创始人、现任HTH教育研究院名誉主席Rob Riordan所述,他与Larry曾同在美国剑桥市的一所学校授课,他教写作,Larry教木工。二人相识之后,曾畅想成立一个科技类的实践项目,同时与人文社科相融合。由此在美国剑桥市成立了一个学生手脑结合、探究世界的项目,这就是HTH的“前身”。从那时起,Rob与Larry就希望能够办一所没有专业选择限制的学校,学生的日常是项目实践,老师不被学科所分隔,所有成员都有足够的空间创新、发展。

1996-1999年期间,美国圣地亚哥市的科技行业面临着“缺乏优质工程师支持企业发展”这一重大挑战。当地的商业团体,包括部分高新技术公司,都很难找到满足要求的员工。

与此同时,特许学校 (charter school) 这一概念经过70年代和80年代的酝酿,在90年代慢慢开始被实践。美国不同的州逐渐通过关于公立特许学校的立法,允许办学人在跟政府签订一个公约(charter)的前提下,使用公共资金办学,拥有更多在办学上的创新和实验空间。

在这一契机下,圣地亚哥市相关负责人与Larry的团队起草了合同,创办了HTH。为当地企业培养更多更合适的人才的同时,也为当地学生提供了公平的受教育机会,即学生不会因为种族、社会经济状况或者特殊需求而被接收或者拒绝入学。

“极有可能成功”的High Tech High

这所让Larry获得“教育界诺贝尔奖”的HTH,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Larry所有教育理念与实践的“集合体”。

为每个学生“量身定制”的个性化教学

受因人而异的知识体系记忆方式的启发,Larry在HTH为每个学生“量身定制”了个性化教学。HTH以直接回应学生的需求为根本目的,既体现了学术方面的严谨性,又能让学生探索真实的世界,为学生进入成年人的世界做好准备。

学校没有传统固定的教室、课本与试卷。由此,HTH对学生的评价模式不再是考试成绩,而是个人或团队的作品集。

同时,Larry要求HTH的老师必须要非常了解自己的学生,采用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支持和挑战每一位学生。学生通过完成项目可以发现自己的热情,并在自己的学习和成长中继续追寻自己的热情所在。

每个学生都拥有平等的话语权

在Larry的坚持下,HTH招生时从不考察学生的种族、社会经济状况或是否有特殊需求,而是以邮编号码为样本,随机抽选招收学生。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不同经济背景、能力水平的学生做好接受高等教育的准备。

Larry也相信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热情、智慧和选择的自由,学生可以自由选择项目的内容与伙伴。

在这种看似“放任”的学习环境下,HTH的升学成绩并没有不好,反而取得了成功。数据显示,HTH的大学录取率高达98%,而相比之下全美的大学录取率仅为69%。

2015年,一部以HTH为原型、被命名为Most Likely to Succeed(“最有可能成功”)的教育纪录片在美国上映。这部纪录片中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你已经高中毕业了却从未做过决定,你会做的只有排排坐然后对着教科书反胃”。这是我们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教育:接受、服从、内心虽有反感却又不得不照做。

原创             首位“教育诺奖”获得者!木工到律师、再到教师与学校创始人,有何过人之处?

图源:豆瓣

Larry表示,教育不是为了让学生标准化从而取得文凭;而是与世界和实际接轨,学习真正解决复杂事物的能力。

至今,HTH创立已有近20年时间。这所曾被比尔·盖茨称赞“每一个美国孩子都为之向往”的学校,从最初的公立特许学校开始,已经发展成为目前的4个校区,共计16所特许学校的大型学校网络,为近6000名K-12阶段学生提供教育。HTH的项目培训了来自全美乃至全球三十个国家的教育工作者、政策制定者与教育领袖。

正如世界教育创新峰会首席执行官史彦恺(Stavros N. Yiannouka)评价的那样:Larry为给个人和社会带来积极的改变,数十年如一日坚守教育初心。作为一位富有远见的教育者、政策制定者、思想家和社会企业家,Larry在其领域所获得的的成就极具影响力,并且对社会进步做出贡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haitao0419.com/2464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